'); })(); “美滴之战”幕后:到底在争夺什么?-微媒体联盟
投稿专栏

“美滴之战”幕后:到底在争夺什么?

字号+撰稿人:余德 本文来源:IT老友记 2018-04-12 09:10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美团与滴滴两大生活服务类的互联网企业,以各自战略作为导向,展开了一场以技术变革作背景的商业竞争,而它们的彼岸,是否能够完美到达?它们的实践,谁又能笑到最

 

1938年,费孝通在伦敦大学完成了《江村经济》博士论文,这篇针对其家乡---苏州吴江太湖边上的开弦弓村进行的田野调查,将中国农民的生产、分配、交易和消费等进行了系统的调研,并对其变迁过程以及其与社会结构的关系进行了详尽分析。

 

这本书让费孝通“少年成名”,也进入了中国社会学家必读书目之列,可谓影响深远。

 

80年后,离费先生老家不远的无锡、南京,也正在进行另一场实践性研究:美团与滴滴相互进入,分别进军了网约车与外卖领域。

 

4月10日,滴滴外卖宣布了在试运营8天之后的首份单日成绩单:当日订单量33.4万单,成为了“无锡市场份额第一的外卖平台”,超过了公司预期:意料之外。

 

似曾相识的故事曾在再远一些的南京,美团也曾宣称在网约车领域取得突破,成为了南京第一。

 

一来一往,美团与滴滴两大生活服务类的互联网企业,以各自战略作为导向,展开了一场以技术变革作背景的商业竞争,而它们的彼岸,是否能够完美到达?它们的实践,谁又能笑到最后?它们之中,谁又能成为新时代的《江村经济》呢?

 

用户、场景、转化

 

科技博客网站地歌网在对内容部的培训中,经常会提到了确定性与有序性两个词组。

 

确定性指对这个世界或事件的认识,应该是一个非常明确的方向,比如,我们不能说一件事既有一点好,也会有一点不好,而是首先以主流意识去判定,这一件事主流上或系统上,是不是一件好事?

 

如果是一件好事,那么则进入第二个判断即有序性的判断,比如这个事情,应该怎样去做,即重要度与必须度的四个维度。

 

实际上,如果从创业的角度看,前者是方向的问题,后者则是节奏的问题。这样的思考方式,就比较容易看清楚一件事情了。

 

解释了半天,在前几天的温书过程中,阿德哥冷汗洒了一地,为啥?古时候的读书人进阶第一本书《大学》中早就讲清楚了这一点: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因为我们掉了很多坑,受过很多难的总结,却不过是先贤的一句进阶话,如果不让先贤难过,则只能我们先来自惭。

 

那么拿确定性与有序性来判断一下美团与滴滴之间的战火,似乎也不是那么复杂。

 

美团以团购起家,历经千团百团大战,终于打出了一个高亮点团购,在合并大众点评之后,变成了到店事业群;而先后进入了外卖、影票(已出售)、酒旅之后,突然发力出行(网约车、共享单车)。

 

反观滴滴,也是经历一番拼杀,以更短的时间打出了一个高亮点网约车,一马当先,也是进入了共享单车领域,投资了Ofo,接管了小蓝,而今天,则杀入了外卖领域。

 

且先不必讨论确定性与有序性,我们可以先看看一些互联网的规律,作为一种技术,互联网无外乎是吸收流量(移动互联网时代叫用户),营造场景,进行交易转化三个大词。

 

如果以此观照二家企业,则美团、滴滴均在“流量危机”之前收获了不少的流量,成为BAT之外的“二流量平台”,都有数以亿计的流量;且用户活跃度还算不赖,低于社交但却高于实物电商;同时,也都构成了“小闭环”,有了天量的交易额与资本实力。

 

但二者也有着明显的分野。美团在大场景上布局上,则已布下了吃喝玩乐一条龙大平台格局,但这一海量市场,开发度不一,在很多垂直维度上,美团还不能吃饱,主要问题是流量(用户)不够。

 

滴滴则是布局了“运输线”,这个线上有网约车龙头加平分秋色的共享单车Ofo(尽管尚未明朗),虽然在出行半径上做了很好的布局,但却尚未营造出一个更大的场景来,而进入外卖似乎是一个不错的场景进入,更是在“拉人”与“送货”上打出更高的点和线,以期携流量冲铁阵。

 

在转化上,前者场景初好,流量却依旧不足;滴滴则流量中等战力,场景却更加稀缺,因此,二者的转化都还很不理想,并未能实现BAT一般的量级。

 

那么,再以确定性与有序性来判断,似乎很多问题便迎刃而解了。因为外卖,美团有了中等战力的流量,当然希望再增加一个流量发动机---出行,从而实现流量的爆炸,同时在场景的角度精耕细作,实现好的转化。

 

而滴滴则似乎走了另一条道路,在既有网约车、共享单车流量的基础上,进军外卖,不仅能增加双流量发动机,同时也就有觊觎“吃喝玩乐”场景的可能,但似乎在“拉人送货”的维度上,滴滴更想将流量长板打到爆亮级。

 

结论就出来了,美团以中等流量战力+新流量发动机出行服务,进而实现自身小阳春的场景放大,这个确定性与有序性就相当靠谱;而滴滴一侧,中等战力的流量+新流量发动机外卖(带动场景)的战略,似乎在确定性上OK,但在有序性上却要大打折扣。

 

原因何在?因为美团可以在流量竞争的过程中实现场景的转化,将外卖与网约车、共享出行流量导向生活服务大场景,实现一边烧钱一边造血的逻辑;而滴滴则显得艰难,因为竞争,在外卖与网约车、共享单车领域,都将逐步进入烧钱逻辑,造血的大场景,则还需要一边前线打仗,后方垦荒去营造。

 

都沉睡了很久的二家企业,在不同的阶段发力或应战了。滴滴的场景营造,当然可以在车的维度以及人的维度二个方面进行选择,试想,滴滴如果在上游新能源车、汽车租赁、资讯等维度进行了布局与深耕,那么,大后方也就有了另一个基础。

 

可惜,没有。

 

这就是为何手握70亿美元自由现金的美团为何敢向手握170亿美元自由现金的滴滴开枪的原因。

 

现实的魅力与魔鬼

 

商场中没有既生亮,何生瑜的感慨,只有大道相通的逻辑,以及实践路上的“战场相见”。

 

实际上,在网约车与外卖的相互进入上,对于美团与滴滴而言,依然是一件既有魅力,同时也有魔鬼的存在。

 

因为,在业务复杂度,技术及算力,业务、时间等能力,极端及峰值场景等角度,二者的差异依然存在。

 

比如在业务复杂度上,网约车尽管是大颗粒,覆盖半径更大的业务,但毕竟只涉及司机与乘客二端,干的是接人、送人的事情,无须做到小区内乃至室内的高精度导航。

 

而在外卖领域,则需要连接商家、骑手、顾客三方,需要骑行、送餐、交付等更多履约环节。流程更长,程序更加复杂的特征,决定了每一个环节出问题都将影响履约,影响体验。

 

在第二个维度,技术与算力上,网约车中的专车为一对一服务,而极值则是拼车业务的3人6节点服务,其基本服务算力并不算复杂;而在外卖领域,则要实现的是多人多点实时匹配算力,一个骑手最多10几份订单,20多个取送餐任务节点,其基础服务如路径算力就已经是海量算力

 

同时,在路径规划的基础上,计算骑手与订单的最优配置则又是指数级的解空间,实现如此大的算力,同时又要在秒级的实现上,这个算力的复杂程度,当然远超网约车。

 

当然,滴滴在网约车领域的深耕过程中形成的大数据实力,如等单时长预估、精确评分系统等实力,也具备一定的优势

 

在极端情况以及峰值角度,网约车领域的现实解决方案则是打不到车,用户只能选择降低需求或者调配运力,选择其它出行方式。但对于外卖而言,点不到餐,不仅仅影响履约困难,当然还涉及到严重用户体验。

 

所以,看似简单的网约车与外卖业务,爱你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而在确定性与有序性的基础上,就不能以结果来推论原因,因为在实际进入,实力竞争过程中,结果的障碍对于路径的影响只是时间问题,而客观存在的壁垒则需要先行解决。

 

不信?

 

滴滴外卖在无锡前几天发生的宕机事件就是一个例证。

 

到底争夺什么?

 

TMD似乎都遇到了少年维特之烦恼,今日头条正面临监管的制约,同时遇到了“精英们”的咒怨;滴滴与美团则爆发了战争,二者在估值上都出现了一定的问题。

 

那后面二者的箭拔弩张,相互进入又是一个什么样的逻辑呢?其幕后又有着怎样的雄心与战略呢?

 

实际上,互联网平台级的企业从来没有什么小众经济,也从来不会有什么奇迹,它所指向的,无外乎还是便利与便宜。通过信息对称化处理,然后以技术与产品实现流量的转移,从而营造新的场景与模式,形成规模化的经济。

 

当然,这种推进对于效率的提升,效益的规模化,用户的便利与便宜上,都能看得见与摸得着,这也是为何国家如此大力推进互联网+的原因。

 

以此视之,不管是新零售,还是大数据、AI及区块链,不过都是这种趋势的推进,只是今天的推进速度,让互联网巨头们成为了主角,在它们的主导下,祖国山河一片红。

 

所以,看似战术级相互进入的动作,于美团、滴滴,恰恰是战略级的雄心:二者都在寄望成为互联网的新一极,生活服务领域的巨子,而这一战略的结果,可能将出现新一轮次的历史改写。

 

王兴的抛物线,不会乱抛,它不会轻易地砸到你的头上。美团进军出行领域,实际上早已在2016年年底开酝酿,而这一战略在去年三大事业部展开之后进入实操。

 

创业路上,没人傻逼到以四处树敌作为企业目标,美团的几个节奏,看以抛物线,实是生态战。

 

而对于滴滴,当然也并非“报复”那么简单,看似相互进入的背后,二者所做的,实际上都是战略破局。

 

这个破局动作,只有准备是否充分的差异,而从目前来看,美团更像有备而来,滴滴貌似背动“自卫”,其背后的主逻辑依然是流量---场景---转化的大基因。

 

从战略上来说,被压着打而逼出来的“自卫”是很被动的,滴滴进军外卖本来就有难度,没法苛求什么,场景上不像美团做打车那么顺,还要在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情况下去搞定原先没有的商户端和骑手端,不免会有些慌乱。

 

更重要的是,滴滴现在是一家以出行业务为主的公司,希望人们走出家门开始打车,才能刺激订单量,而其发展的滴滴外卖,肯定更希望用户尽量呆在家,才有机会唤起外卖需求,这么一看,又有点自相矛盾的意思了。相比较下,美团做出行业务去串联起自己的线下服务场景就会顺畅很多。

 

互联网生活服务维度,不仅体量远超实物电商,更是有望成为互联网新一极的高地时,争夺者远非只有美团、滴滴二家,阿里并购饿了么,以及在Ofo上的布局,更是美团、滴滴之争中的一个新变量。

 

这个变量,在不久的将来,即将发挥它的作用。

 

大道相通。但有时候并非是大道,它可能是魔鬼。《学习博览》中有一篇文章《1958年设想的2000年上海》,它所“规划”的图景可能让人啼笑皆非,详细可见下图。

 

05d6f5c4ad2500fa61dfde3e44e60e65.jpg

 

正像《江村经济》中所描述的开弦弓村的变迁一样,互联网的大生态也在不断变迁,城头上不断变幻大王旗,而后者的变迁的速度,则又提到了有史的高度。

 

好在无锡市迅速约谈了滴滴外卖、美团、饿了么,要叫停不正当竞争,有司认为,“任何经营活动都必须依法进行”;类似的例子是前不久美团也先后被地方部门约谈。

 

这将使得以竞争为导向的烧钱加速度得以降温,这也会拉长竞争的时限,但结果到来时,格局必须敢叫日月换新天。

 

据《华尔街日报》称,扎克伯格在美国的听证会上说,互联网时代,真正的问题是如何正确的监管。监管仍需做到,让公司能够创新,否则美国将落后于其他国家,尤其中国。

 

所以,尽管多了阿里系、携程系以及监管的变量,目前主战场上的二位主角,美团和滴滴,在网约车与外卖的新一轮战火中,可能会终结生活服务领域的战国,出现一个新的互联网第三极。

 

1.微媒体联盟将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微媒体联盟编辑修改或补充;3.微媒体联盟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微媒体联盟(微媒体快报)”,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