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水滴筹、轻松筹、爱心筹:审核不严,放纵伪穷人践踏大众善心-微媒体联盟
投稿专栏

水滴筹、轻松筹、爱心筹:审核不严,放纵伪穷人践踏大众善心

字号+撰稿人:互联网风云榜 本文来源: 2019-05-14 21:11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近日,德云社弟子吴鹤臣在水滴筹发起百万筹款引发广泛关注,水滴筹平台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而有网友质疑的内容主要集中在患者有房有车为何也发起筹款,平台是否提前核实了该病症所需治疗费等内容。

这已不是第一次网友对水滴筹、轻松筹等这类众筹平台发起质疑,而这次能引起巨大关注,主要是发起人是具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人,在很多网友的认知中,吴鹤臣作为德云社的相声演员,其经济水平远超过很多普通人,而这样的人需要向大众筹款治病,令人存疑。

水滴筹方面回应,有房有车也可以发起筹款。但网友觉得平台机制应该完善,不能“消费大家的善心”。对此,民政部回应: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不在民政部法定监管职责范围内,但由于影响到慈善领域秩序规范,下一步,民政部将引导平台修订自律公约,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自律机制,也将动员其他平台加入自律。

这一场热议虽已冷却,但其影响并未远去。在这场争论中,我们看到了这些众筹类平台统一的问题——审核机制不健全。此前有媒体曝光过多起众筹类平台虚构事故就能筹钱的新闻,在网上,甚至有一些文章教大家如何在这类平台上如何写出感人的文章。从一系列事件中看出,若平台不改变,将严重降低陌生人互助的信任度。

在这些失信事件背后,能够清楚地看到这些平台他们做的不是公益平台,而是流量生意。

网络筹款不分贫富,但平台审核机制该打大板

在2016年,一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文章刷爆朋友圈,文中称深圳本土作家罗尔5岁女儿罗一笑,被查出患有重病,医疗费每天高额。心急如焚的父亲没有选择公益捐款,而是选择“卖文”。文章被发到朋友圈后,大家纷纷慷慨解囊,但随着事情的发酵,质疑声四起。

后经媒体证实,罗尔的文章确实存在夸大其词的成分,罗家并没有其描述的那般穷困。

无论是罗尓“卖文”求赞赏还是吴鹤臣在水滴筹发起筹款,最终引起大众质疑的均是他们的身份。在很多网友看来,他们有车有房相比很多人来说家境殷实,在遭遇疾病后不使用家庭的积蓄治病而是通过众筹平台寻求社会捐助,以至于有的网友认为这是一种新的“发家致富”的手段。

(来自网络截图)


 


 

法律没有规定什么样的人可以通过众筹寻求社会捐赠,水滴筹在回应吴鹤臣事件中也表示平台没有资格审核发起人车产房产信息,有房有车也可以发起筹款,前提是要按照平台的规定去提交这些证明材料。

但在公众的眼中,家庭经济状况良好的人,就不应出现在众筹互助平台上,公众也都希望自己捐赠的对象是切切实实需要帮助的人,无法自我救助的人。

水滴筹坦承,目前平台对车产、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

正是因为信息不实审核不严,导致很多人利用大众的善心,将众筹类平台变成了牟利的工具。

平台对用户经济信息审查是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还是不作为?在新京报的记者深度调查中发现,筹款平台的轻审核似乎是“刻意为之”。

记者花290元买到虚假疾病诊断书、检查报告单等材料,用假材料在水滴筹、轻松筹等平台发起众筹,很快通过审核。水滴筹、爱心筹2分钟初步审核完毕,轻松筹也在再次提交修改后通过,申请即获通过。三个平台均能接受正常捐款,并且还可以一边筹款一边补充相关材料,即“先集资,后审核”。

(来源新京报)


 


 

从一系列“骗捐事件”及三个平台轻审核操作机制来看,平台的审核机制的缺失与平台间追求订单量不无关系。

平衡项目真实性及订单量,成众筹平台发展的关键

在2018年,有新闻传出,同属腾讯系的水滴筹和轻松筹要合并了。对此传闻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在朋友圈回应称:不需要合并,合并的意义并不大。水滴互助目前日订单量是轻松互助的3倍,水滴筹的日订单量占两家筹款平台日订单量总和的55%,并且领先优势还在拉大。在团队价值观上,两个团队未必合得来。

从沈鹏的一席话中可以窥探,社交众筹平台非常在乎订单量,而订单量的多少或将影响公司的命运。

轻松筹在2014年9月成立,是国内比较早开展个人求助业务的公司,水滴筹是大病筹款0手续的开创者,要比轻松筹晚成立两年,两者现在均已经成为社交众筹这个领域的两大玩家。

水滴筹从成立之初便“筹款不收手续费”,轻松筹在2017年宣布正式取消大病救助服务费。虽然都强调不收手续费,但这类筹款平台,并非慈善机构,其本质仍然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商业机构。

2019年3月27日,水滴公司正式对外宣布完成近5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本轮融资由腾讯领投,高榕资本、IDG资本等知名投资人跟投。而此前获得5000万元天使轮融资和1.6亿元的A轮融资。

轻松筹也获得多轮融资,2014年轻松筹获得IDG资本数百万美元A轮融资,2016年6月再次获近2000万美元B+轮投资,由腾讯、IDG资本参投;2017年年初轻松筹完成了2800万美元的C轮融资。

因为有了资本的参与,平台可以更好地发展,用户基数和业务板块都在不断壮大。但也正是因为资本的参与,平台的行为属于商业行为,需要考虑盈利。

这些筹款平台均是通过提供急病众筹业务,积累大量用户资源。在此基础上,和电商以及各大保险公司合作,向用户推广各类商品和保险产品赚取提成费用。

用户数量成为了平台发展其他业务的基础,而决定用户数量、订单量的关键点便是平台的使用门槛。先集资后审核的核心是获取用户,慈善只是流量的入口,所以不会设置高门槛。

无论是轻松筹和水滴筹,都是 “众筹+互助+商保”的三级火箭模式,通过急病众筹业务获取用户都是为了获取买保险等的用户。

据了解,轻松筹推出的轻松e保,已经先后与中国人寿、中国人保、中国平安等国内14家专业保险公司达成合作,实现了单款保险产品购买转化率高达13%,保费保障单日突破3000万,单月破3亿。

在这些亮眼的数据背后,是其拥有巨大的流量池。前文中也提到这些众筹类平台审核不严似乎是“刻意为之”。据长期与众筹平台接触的医院社工人员表示,筹款平台为抢占市场简化审核流程。这不难得出一个结论,平台的轻审核目的是带来巨大的流量,有了流量就可以变现获取商业利益。

平台初衷是要帮助深处困境的人,但因为平台的商业属性,使得平台不得不放松审核。因为没有形成严格审核的行业气候,近年来兴起的多家小平台就更会为了占领市场而简化审核流程。以至于使用筹款平台的人也不一定是贫穷的人,而使用筹款平台的穷人也不一定能受到资助,反而是有资源、有噱头的人可以轻松获取筹款。

虽然网络平台不能对信息真实性负责任,但如果不严格审核信息,失信于民,或将反噬、影响平台的发展。短期内,降低平台审核门槛能快速抢占市场份额,但是长远来看,提高审核门槛,让造假更难、成本更高,增加平台可信度,对平台长远发展有重要意义。

对于水滴筹、轻松筹两大领头羊,应该提高技术手段鉴别能力,与医院医保系统建立联系进行核查,形成严格审核的行业气候,帮助真正的救助者,让众筹行业更有社会价值。

科技自媒体“互联网风云榜”,订阅号:互联网风云榜,个人微信号jiangyahui033 ,转载保留版权,违者必究。

1.微媒体联盟将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微媒体联盟编辑修改或补充;3.微媒体联盟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微媒体联盟(微媒体快报)”,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网友点评